猩猩点灯

hhhh

眠狼:

花(壁纸共4P)
送给公司一位喜欢居居老师和北宇哥哥的朋友,把想画的脑洞画完了!

【巍澜/短打一发完】沈教授是真的不喜欢他的长头发

海龟走丢:

✎特别短的沙雕无脑日常(???)
✎又名《媳妇的长头发是我的快乐源泉》/《赵云澜能不能别闹我的头发》
✎夏天到了被长发折磨有感而发
✎OOC预警


✎性感画手在线写文⚠️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一】


 赵云澜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。

 他半眯着眼睛翻了个身,转过去想要伸手搂住沈巍。
手心的触感让他清醒了几分,他睁开眼一看——沈巍安安稳稳地睡着,漆黑的长发铺在枕头和床单上,有几绺轻轻地搭在他的脸颊。沈巍短头发时外表就足够漂亮清秀,此时的墨色的长发衬得他的肤色格外雪白。

 赵云澜不想吵醒沈巍,艰难地控制住了自己“哇哦”的冲动。

 沈巍不太喜欢自己的长头发,平时并不轻易变回长发的模样。赵云澜只在沈巍某次喝醉后见过一次——自那之后他对沈巍的长发就朝思暮想,奈何他的斩魂使大人总是坚定地拒绝他的请求,屡战屡败。


 他一只手撑着脑袋,稍带俯视地注视着沈巍。


 东方一枚柔软的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,掠过沈巍的眉心,睫毛,鬓角,剩最后一点点淹没在了他耳后的长发之中。

 ——这般绝美场面世上还有谁能见到啊,他想,嘴角不经意上翘。

沈巍要是再晚一秒钟醒来,赵云澜的偷亲就成功了。



【二】


 “现在好像……变不回去了。”

 沈巍苦恼地把垂下的长发拢到肩后,拿起餐刀低头切着盘子里的煎蛋,但没切两下又有一撮头发落到跟前。
 “哎,干嘛变回去啊,你这样特别好看!”

 赵云澜咬了一口面包,嘴里含糊不清地说:“要变也得让你老公我看够了再变回去。”

 留着及腰长发的沈巍在他看来美得不像话。原本沈巍的相貌就温文尔雅,这绝配的长发又给他多添了几分清冷优柔的气质。赵云澜也算博览群书,此时竟然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这模样。

 “宝贝儿,你为什么不喜欢长头发啊?”

 “哎,你没留过不知道。”

 不知道长头发有多麻烦,沈巍想。


【三】


 “赵处早!沈教授早!“小郭有礼貌地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鞠了个躬。然后他定睛一看——沈教授怎么突然留了长头发?

 ”沈教授你的头发怎么——”

 小郭这么一说,整个特调处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沈巍的身——头发上。

 “哎都别看了,工作做完了吗?去去去都给我去工作!” 赵云澜两步跨到沈巍跟前挡住他,摆摆手示意几个人鬼猫蛇都散了。特调处众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,于是乖乖地坐在电脑前打开了扫雷红心接龙和蜘蛛纸牌,大家当无事发生过。

 赵处的人,他们多看两眼那都是抢。


 “云澜,你这有橡皮筋吗?”

 赵云澜翻了翻办公桌面上的零七八碎,茫然地摇摇头。

 “汪徵,你……有多余的头绳吗?”赵云澜指了指办公室的方向。

 汪徵表示明白,拉开抽屉挑了一根黑色的。

 “诶,我看那个挺好,能不能给我?”赵云澜指了指抽屉里另一根。

 “……你确定吗赵处?”


 “……你确定汪徵只有这么一条吗?”

沈巍看着赵云澜递过来的粉色头绳有些怀疑——上面还有个蝴蝶结。

 “非常确定肯定以及一定。”赵云澜先生的表情比在海星鉴交检讨书时还要认真。

 沈巍半信半疑地接过皮筋套在手腕上,双手在脑后梳着头发,拢成整齐的一束,仔仔细细地把头发扎了起来。只不过前额有一绺不长不短,低头读书时垂在眼前。沈巍只得频频抬手,将它挂在耳后;但不过一会又滑落下来,实在恼人。

 沈教授真的不太喜欢他的长头发。

 赵云澜翘着脚窝在办公椅里,直勾勾地盯着沈巍扎辫子撩头发。

 嘿,这也太性感了。

 于是他不假思索地从椅子上跳下来,伸手拽掉了沈巍的橡皮筋。柔软的长发脱离了束缚披散在脑后,沈巍蹭地转过来,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“还给你。”

 赵云澜又摊开手掌心把头绳还给沈巍,搞得沈巍更是一头雾水。

 重新扎头发时赵云澜又目不转睛地盯着看,等沈巍一扎好他又去拽。沈巍立即逮住住赵云澜的手腕瞪了他一眼:“赵云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“媳妇你扎头发的时候太诱人了,让我多看几次呗?”
赵云澜撒娇似地就势从背后搂住了沈巍的肩膀,没意外地被沈巍赐了白眼一枚。




【四】


 赵云澜这几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。

 时刻能见到长发飘飘的沈美人,有事没事就绕一缕头发在手指上玩玩,或者拥抱的时候埋在沈巍肩窝里嗅他头发的香味。

 “你又干什么?别弄我头发了赵云澜。”

 “我就试试,真的,你别管我,你继续看文件哈。”

 其实赵云澜并非单纯是喜欢这长长的头发本身,只不过借此,他能再给沈巍几分亲昵,再多表达几分对沈巍满满的喜欢。

 有时候呢,适当的调皮也是情趣的一种。

 他这么想着,认认真真给沈巍扎了个双马尾。

 沈巍及时地在赵云澜发出惊天爆笑摔下沙发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
 “赵云澜!你……你……” 沈教授红着脸急忙拆掉橡皮筋,一时间想不出用什么词训斥赵云澜。

 “幼稚!”

 “是有点儿!”赵云澜用拇指拭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,心想太可惜了没能拍个照留念,不然他能笑个三天三夜。

 沈巍果断地把办公地点换回了书房,无论赵云澜怎么挠门他都不开。

 这时手机响起一声提示音,沈巍一看,有条信息。


【你别说你扎双马尾还挺可爱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】

沈巍决定今晚不给赵云澜做饭。


【五】


 头发。

 又是头发。

 沈巍在床单和枕头上捡到了头发。

 在沙发上,在办公桌上,在地板上,阳台上,厨房里——

 没个停地弯腰捡头发。

 沈巍快要抓狂了。他试过剪短,只是不到半天又会长回原来的长度。

 “总是掉头发怎么办?” 

 他并不熟练地从智能手机上找到浏览器,小心翼翼地打进这几个字,点击搜索。 


《脱发掉发的最常见原因,你注意了吗?看完转给你的家人!》

 沈巍点进了跳出来的第一条链接。

【遗传原因导致脱发】

鬼王想了想自己的身世觉得遗传性脱发不太可能,于是继续往下看。

【神经精神因素】

最近倒真没什么叫他担忧焦虑的事。

【拔毛发癖导致脱发】

……???

 继续下滑有一篇标题为《经常掉发?教你如何保养》的文章。

 互联网真是好发明,沈巍想。

 但点进这篇文章之前,沈巍听话地把刚才的链接转发给了赵云澜。


【六】


 赵云澜独居时,属于出了门人模人样风流倜傥,回了家邋邋遢遢懒如烂泥的类型。恨不得早中晚三顿合一顿吃,袜子正正反反能轮流穿七八次,沐浴露也买的是四合一——洗头洗澡护发洗脸一次全包。

 所以沈巍带他去超市挑洗发液的时候,赵云澜感受到了小时候陪妈妈逛街的茫然。

 三排货架四层高,五颜六色的洗发水瓶子看得赵云澜脑袋发晕。沈巍手里一张便条上写着什么,时不时从货架上拿下一瓶核对着成分表。

 “酮康挫,维生素B7,锯叶棕榈提取物……” 赵云澜凑过去念着便条上的字,嘟囔道:“怎么买个洗发水这么麻烦?能洗不就行了么。”

 “你头发这么糙,就是不好好买洗发液才这样。” 沈巍揉了一把赵云澜乱糟糟的头毛,赵云澜只能无言地吐吐舌——确实,他从来没想过好好洗头发这种事,有一次四合一用完了他还是用洗手液洗的。

 明人不说暗话,赵云澜丝毫没兴趣帮沈巍一瓶瓶核对成分表。

 “哎你看这个好可爱!” 赵云澜拿下一瓶画着美国队长的洗发液。

 “那是小孩用的。”

 “哇这个洗发液还是粉色有亮片的!”

 “……那是给女生的。”

 “柠檬味和橙子味哪个好?” 赵云澜在浪完好几排货架之后回来,手里拿着两大瓶洗剂。

 “……这是洗洁精。” 沈巍无语地叹了口气。

 “小巍你看!”

 沈巍一扭头,只见赵云澜举着一瓶画着椰子的洗发液笑趴在购物车把手上。

 不知为何沈巍有种当众锤爆赵云澜的冲动。


【七】


 沈巍从浴室出来,用浴巾搓着湿润的头发。

 夏天到了,洗那么长的头发就已经够折磨人,更别提还要吹干了。

 “媳妇我帮你吹头发怎么样?”赵云澜见沈巍握着吹风机吹得费劲,突然想起那些浪漫电影里,经常有男主给女主吹头发的温馨场面,甜甜蜜蜜自带粉色泡泡的那种。

 暖风呼呼地穿过黑亮的发丝,沈巍俊秀的侧脸被暖黄的台灯灯光柔化了几分,微微扇动的睫毛尖儿上也染了一点金色,忽闪忽灭。赵云澜用手指轻轻地梳顺沈巍的长发,只留发尾一点湿漉漉地伏在白色T恤上,蘸出一小片水渍。赵云澜关掉吹风机,身子往前探去,在心上人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口。



——这是赵云澜想象中的场景。



 他把吹风机温度调到最高一直对着同一个位置吹,吹得沈巍感觉到自己的左后脑快要被烫熟了,隐隐约约闻到一股烧糊的气味;调低了温度之后赵云澜又不小心把风力推到了顶,长发瞬间糊了沈巍半边脸,有几根还缠在了眼镜腿上——

 “赵云澜你行不行?不行我来。”

 赵云澜最不爱听的就是“你不行”,你越说,他偏要行一个给你看。

 于是霸占着吹风机连碰都不让沈巍碰,莽莽撞撞地把吹风机后侧对上了沈巍的头发——几根突然间倏倏地被卷了进去,沈巍吃痛地捂住了自己的后脑,赵云澜手忙脚乱地关掉吹风机连连道歉,帮沈巍解救被卷进吹风机的头发。

 “那个,媳妇,不好意思哈,我第一次给人吹头发。”赵云澜知道自己搞砸了,委屈地看了一眼沈巍,碰上对方的目光时讨好般地笑笑。

 “希望也是最后一次。” 沈巍心痛地收拾着扯下来的断发,发自真心希望赵云澜别再对他的头发下手了。

 帮老婆吹头发的温馨场面都是骗人的,赵云澜愤愤地想。


【八】


 俩人搬家之后就住在大学旁边,早晨如果沈巍有课,赵云澜就陪他步行去学校。

 “你现在头发这么长,在学校肯定又有女生盯着你看吧?”

 沈巍想起他长发去上课的第一天。

 一走进教室,不出意外吸引了整个课堂的目光。讲台下有些学生开始交头接耳,叽叽喳喳说着什么。

 他只能无视,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当日的课题。扎起头发的沈教授又多了几分儒雅,一回头看见几个女生捧着脸冒粉色爱心的样子,令他不禁扶额。

 “都还是孩子,看到老师换了发型难免新奇。”

 “那不叫新奇,沈老师,那个叫花痴。” 赵云澜醋意浓浓。

 这时候从街边窜出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,手里捧着好几支包装好的玫瑰花。

 “哥哥,给姐姐买支花吧!”

 两人愣了半晌面面相觑——接着赵云澜放声大笑起来,而沈巍有些尴尬地看着小男孩,正打算开口解释就被赵云澜一句话截断:

 “小弟弟,谢谢你啊,那哥哥买一支。”

 小男孩把硬币塞进裤兜,仰起脸说:“祝哥哥姐姐幸福!”,便抱着他的花束跑远了。

 “哥哥会好好对姐姐的,放心!”赵云澜对着小孩的背影扬了扬手臂,实在抑不住脸上的笑,把玫瑰花递到沈巍面前,说:“喏漂亮姐姐,送给你!”

 沈巍瞟了一眼赵云澜,接过玫瑰花说:“什么姐姐,不正经。”

 “诶,你老公给你买了花还要被骂,有没有天理啦?”赵云澜用手指勾了一下沈巍的马尾辫,搂住他的腰,“这位美女?”

 沈巍嫌弃地拍掉赵云澜的手,快他两步往前走去。



 【九】



 沈教授是个聪明人。

 可是他想不通,赵云澜究竟为何那么喜爱自己的长发。



【十】

 

 赵云澜是真的很喜欢沈巍的长头发,他说不上来理由。

 或许是不用过度解读的喜爱,又或许是这一头长发一双眉眼——和他万年前的朦胧记忆里邓林之中,初见那少年时的模样重合了起来。

 如果他能见一见万年前的自己,他想,他一定要告诉昆仑君——

 小美人已经长成大美人啦。



【十一】


 清晨醒来时沈巍正打算起身,感到头发被什么东西扯着——

 啊,是被睡梦中的赵云澜攥在手里呢。

 “媳妇,你……”

 嘴里好像含糊不清地在说着什么。沈巍微微欠身去听——

 “……不许剪。”

 沈巍低头看着赵云澜,轻轻笑了。

 沈巍原本是真的不太喜欢他的长头发。

 可后来他发现,留长头发似乎没那么糟糕。
 再说如果赵云澜喜欢,那就留着吧。

 赵云澜要是再晚一秒钟醒来,沈巍的偷亲就成功了。



【end】


点我看插图💕